吳亦凡的商業版圖已塌成這樣

  11月25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吳亦凡強姦、聚眾淫亂案。吳亦凡被數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附加驅逐出境。同日,北京市稅務部門依法對吳亦凡(WU YI FAN)偷逃稅案件進行處理,對吳亦凡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6億元。

  天眼查App顯示,吳亦凡共關聯4家企業,其中3家工作室均已於2020年註銷,目前為存續狀態的僅剩他和表哥吳林共同持股的廈門億和雲起文化傳媒合夥企業(有限合夥)。

  值得一提的是,吳林關聯的19家公司中,9家為存續狀態,包括吳亦凡經紀公司北京凡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及內蒙古凡世影視傳媒有限公司、上海凡世文化傳媒工作室、天津凡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等,此外他還持股樂視影業(北京)有限公司、北京中鼎鴻博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等。

  風險信息顯示,吳林已被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總計超1.39億元。此外,今年10月,吳亦凡經紀公司北京凡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因未按規定期限公示年度報告,被北京市朝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作為曾經的頂流明星,吳亦凡商業價值不菲,據媒體統計曾先後拿下約40個品牌代言,既有包括奢侈品路易威登、寶格麗,也有國民品牌康師傅冰紅茶等。

  這也為吳亦凡積累了大量的財富,自2017年起,吳亦凡連續4年上榜福布斯名人榜前十位。2017福布斯中國名人榜顯示,吳亦凡的年收入達1.5億,排在榜單的第10位;2020福布斯中國名人榜,吳亦凡更進一步,排到了榜單第8位。

  然而,從昔日“頂流”到資本“棄子”,吳亦凡商業版圖的坍塌不過短短幾天時間。2021年7月,吳亦凡案件被曝光後,韓束首先宣佈與吳亦凡終止合作關係,良品鋪子則表示合同已經到期,雲聽APP、蘭蔻、立白、寶格麗、保時捷、歐萊雅男士等品牌亦先後表態終止合作。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胡克麗在接受中新財經記者採訪時曾提到,若藝人原因導致品牌方不得不解除合同,給品牌方造成損失,品牌方可以根據合同向藝人追究違約責任。

  天眼查顯示,今年2月,華帝股份有限公司起訴內蒙古凡世影視傳媒有限公司、內蒙古潮廷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請求法院判令解除雙方服務合同,並判令上述兩公司和北京凡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連帶向原告退還服務費1750萬元及利息。

  今年5月,嘉士伯啤酒起訴吳亦凡的話題登上熱搜。天眼查顯示,嘉士伯(中國)啤酒工貿有限公司起訴內蒙古潮廷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WU YI FAN(吳亦凡),此前法院公告稱該案已審理終結,向被告公告送達民事裁定書。

  對吳亦凡的判決,彰顯了司法的公平正義。星途過於順遂的他,在粉絲的控評、資本的吹捧下迷失自我,喪失道德底線,自認有資源、有流量、有人脈,以至於接連觸犯法律。

  從“頂流”到階下囚,吳亦凡引發了大眾對文娛行業的深思。明明遵紀守法是做人的最低底線,卻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竟然成為對“流量”們的高標準高要求。

  學藝先學德,做戲先做人。在高收入、無數的掌聲與鮮花背後,“流量”們更應以身作則,只有發自內心敬畏法律,敬畏工作,敬畏觀眾,演藝事業才能一帆風順。